父親裝死女兒仍不回家,逢人就罵女兒不孝,見女婿上墳才知真相!

何大貴很久沒見女兒秀芳,十分想念,最後不得不用裝死來騙她回家。沒想到,女兒竟如此冷漠,仍然對他不聞不問。何大貴心涼到谷底,最後逢人就罵秀芳不孝。最後,一次不經意的發現,他才知道女兒不回家的秘密。

何大貴和媳婦孟菊結婚多年仍然沒有孩子,他們試了各種土法子,孟菊的肚子仍然沒有動靜。後來,在一個遠房親戚的介紹下,他們抱養了一個窮人家的女兒。

那家人所在的村子地處偏壤,兩口子的思想也比較陳舊落後,重兒輕女。加上他們家條件不好,所以就把女兒送人,只留下了兒子。

後來,兒子得了重病,沒多久就夭折了。兩口子怕老了無人送終,找到何大貴和孟菊,又是下跪又是磕頭的,何大貴心一軟,就把養了一年的「女兒」歸還給他們。

(繼續往下閱讀…)

隨著年齡的增長,何大貴和孟菊對生孩子這事就看淡了。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沒想到,在孟菊40歲那年,竟然毫無預感地懷上了。孟菊的母親勸她拿掉孩子,說她這年齡生小孩太危險,孟菊不聽。最後,她用生命換來了女兒的降臨。

何大貴對女兒秀芳投入了深厚的父愛,畢竟,秀芳來之不易,是她媳婦用命換來的。哪怕是一小會兒沒見到秀芳,心都會跳到嗓子眼,怕她出了什麼意外。村裡人背後笑話他,說他對秀芳太小心翼翼了,恐怕將來都沒人敢娶她。

轉眼間,秀芳在何大貴的細心呵護下長大了。出嫁那天,何大貴像女人一樣哭哭啼啼,拉著秀芳的手不放開。沒有人能懂他那一刻的心情,這些年,他既當爹又當媽,把秀芳看得比什麼都重要,現在突然離他而去,肯定難以接受。

秀芳很孝順,隔三差五就回家看望老爹,像以往沒有出嫁那樣,在家裡忙來忙去,幫老爹洗衣做飯。何大貴心裡總算有點欣慰,雖然秀芳嫁人了,不能像以前那樣時時刻刻陪在他身邊,可她懂事孝順,還是不會冷落他這個老爹。

後來,秀芳跟著丈夫去城裡做生意,路途遙遠,店裡的生意又忙,她就不再那麼頻繁回家。何大貴雖然思念女兒,但也表示理解,還叫她不用挂念。

秀芳無論有多忙,每年都會抽空回家兩次,一次是老爹的生日,一次是年底。何大貴瞅著秀芳歸期將近,總會跑到街上置辦一大堆物品,幾乎都是秀芳小時候愛吃的東西,當然,還會給外孫女準備一些玩具。

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秀芳再也不往家裡打電話,何大貴主動打過去,那邊要麼不接,要麼是女婿劉文回撥過來,語氣十分急促,說店裡生意太忙,秀芳沒空。

電話不打也就算了,可是連何大貴的生日,秀芳都不聞不問了。年底的時候,也換成了女婿帶外孫女來看望他。何大貴納悶,這秀芳也太忙了。劉文說,老爹,你知道店裡的生意主要靠秀芳打理,我這方面不如她,店裡需要她,她又不能不管你,所以只好由我來代勞了。

就這樣過了兩年,秀芳一直沒回家,也不往家裡打個電話。何大貴覺得秀芳變了,不但不和他來往,連親戚都沒走動了,他想從親戚那裡打聽她的近況都沒人知道。他已經不想再追問劉文,因為他說來說去都那麼一兩個千年不變的理由。

何大貴思念女兒,只好把她小時候的照片拿來看,越看越想她回家陪陪自己,畢竟人年齡大了,說了定哪天突然就離開了。

為了讓秀芳回家,何大貴想了很多辦法,謊稱自己眼睛看不見了,或者腰扭傷了,腳崴了,但最後都是劉文提著補品回來看望他。最後,何大貴不得不裝死,沒想到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,秀芳仍然沒有出現。

秀芳變得冷漠了,再也不是小時候那個孝順懂事的女孩,何大貴心寒意冷,逢人就罵秀芳不孝,還說以後就算真的死了也不要她回來送終。

有一次,何大貴突然想去村子後山採摘點山貨,沒想到竟然在那裡遇見了女婿,看樣子好像在上墳。何大貴躡手躡腳地走過去,墓碑上「秀芳」兩個字赫然醒目,差點讓他的眼睛失明。

劉文只好從實招來,原來秀芳已經去世多年。臨死前,她傷心地說,老爹把她養大不容易,年齡大了身體又不好,如果知道她離世的消息,肯定受不了打擊,這不是她願看到的,為人子女本來該盡孝,她不想不但沒有盡孝,還要了老爹的命,所以只好求劉文隱瞞她去世的消息。

劉文知道,秀芳雖然在城裡待了多年,卻一直惦記著家鄉,所以,想讓她死後能葉落歸根。為了不讓岳父知道,只好把秀芳的骨灰埋在後山。

讓劉文感到意外的是,何大貴聽完似乎很鎮定,還讓他和自己去家裡喝酒。

第二天,何大貴死在床上,胸口放著秀芳小時候的照片。照片上有幾滴淚痕。

劉文把何大貴葬在秀芳的旁邊,這對父女生前相處的時光太少,又互相牽掛,希望他們死後能多一些陪伴。

如果覺得文章不錯,請按個分享:

Facebook分享!
其他分享工具: